首页 > 科研成果
公务员群体的政党认同分析
作者:沈传亮  网络编辑:亦文  发布时间:2011-04-26  点击数:   打印本页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摘要:中国公务员是执政党执政方略的具体执行者,其政党认同程度直接关乎党的执政根基。在问卷调查基础上,文章从公务员群体对党、党的政策、党政关系、党群关系、党际关系等认知与情感方面,对其政党认同进行了初步分析。数据显示,公务员认为党总体和谐,对党积极认同。
关键词:公务员;政党认同;实证分析

  政党认同“是一种心理认同,即对于某一政党或其他政党的依恋之情”[1]。在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的关键时期,社会各群体尤其是公务员群体是否还一如既往的认同执政党,其程度又是如何?成为学界日益关注的热点话题。探讨该问题对于增强公务员培训的针对性、保持执政党长期执政、永葆党的先进性具有重要意义。            

  一、政党认同研究现状

  国外政党认同研究始于20世纪40年代密西根大学主持进行的选民投票访问调查研究。该调查研究首次设计出政党认同的新概念。有的学者评价其为“在短短二十年中,政党认同已经和权力、权威、合法性、稳定等名词一样,成为专业政治学者的日常语汇” 。研究表明,政党认同是一种长期稳定的政治心理现象,成因主要是家庭政治社会化,但同时也受其他因素的影响。这一成果影响了西方国家政党选举进程。反观国内,研究政党认同鲜有专门论著。现有零星论著有些还处于介绍西方理论的层次,与中国学术发展需要极不相符。

  政党政治是世界普遍的政治现象,政党认同程度较低的国家,往往是政局不稳的国家。很多大党老党的下台或消亡都和公民政党认同受到不同程度的侵蚀有关。从政治科学的角度研究政党认同,对于了解各个社会阶层和不同社群对于中国各党派尤其是执政党的心态,了解政党发展存在的问题,提高执政党把握和运用民意的能力,很有帮助。

  鉴于以上原因,根据中国人口众多,各种社会人群特点比较分明的阶层化特点,笔者认为从某一社会群体入手,采取定量和定性分析相结合的方法,是跟踪国际政治学界新动向、推动国内政党认同研究的方法之一。在调查问卷和访谈的基础上,笔者尝试对公务员群体政党认同进行初步分析。

  二、公务员群体的政党认同分析

  (一)公务员对党的态度:总体认同但党派色彩趋淡

  测量公务员对党的认同程度,有多种方式。基于绝大部分公务员具有党员身份,笔者假以考察公务员对自己后辈参加政治组织的态度,从正问、反衬两个角度来量度其政党认同。

  一般而言,晚辈加入了自己坚决反对或不予认同的党派,长辈会产生不好的感觉,反之则持积极态度。我们以“公务员对子女加入共产党的满意度为题”对900多名公务员进行了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对自己下一代加入共产党持满意态度的公务员数量占有效样本的67.2%,其中非常满意的比例为25.3%,比较满意的比例是41.9%。不满意的比例仅为2.6%。这说明公务员比较认可共产党。至于选择“无所谓”选项的比例达30.2%,是因为随着全方位改革的日益深入、对外开放的日益扩大,公民的需求和职业日趋多样化,其心理也经历了从保守到开放、从狂热到理性的渐变。受此影响,公民的价值观念不再定于一尊而呈多元趋向,对待晚辈的政治选择,也不再随意干涉。

  相对于“加入共产党”的较高满意度来看,公务员群体对自己后代加入民主党派的满意度则稍低。数据显示,选择满意的比例仅为31%,选择不满意的比例占10.7%。究其原因,和民主党派在现实政治中力量较小,影响力相对较差,知名度、美誉度较低有关。这从侧面反映了公务员对执政党认同程度较强。值得注意的是,公务员选择无所谓的比例高达58.3%。偏高的无所谓选项,反映了公务员作为现代化建设过程中的一个社会群体所受政治生态环境的影响。在当代社会,各社会群体面临多元需求和多种选择,党派色彩趋淡。简言之,公务员群体的党派意识依然较浓,积极认同执政党并乐意服从执政党的领导,但党派色彩在市场经济大潮的洗礼下有日趋淡化趋向。

  (二)公务员对党的政策的态度:积极认同而不失理性

  对执政党重大决策持何态度直接反映公务员群体的党派归属感及其政治心态。限于篇幅,此处仅从公务员对党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和推进党内民主两大重要政策的态度来分析。

  执政能力建设是一个世界性课题,任何国家的执政党都需要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巩固执政地位。党根据国内国际环境的变化和党的建设现状提出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重大问题,并在十六届四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显示出加强党建的决心。党作为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领导核心肩负着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建设现代化两大历史任务。在全球化的现时代更需加强执政党的能力建设。因此,执政党要求各地党员学习和领会执政党建设的最新精神。以考察公务员对执政能力内涵是否了解作为切入点,不仅能量度公务员对增强党的执政能力这一重大政策是否关心和了解,还能反映他们对此是积极支持、还是消极对待。

  调查表明,对执政能力内涵表示了解的公务员所占比例为55.9%,非常了解的占10.3%,两者相加比例达66.2%,如加上“了解一点”的比例数31.3%,即97.5%的公务员对执政能力的内涵表示了解,仅有2.5%的人对此不甚明了。正因绝大部分公务员认识到执政能力的内涵主要是提高党的执政水平及其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党的建设等方面的领导能力,所以高达91.8%的公务员认为加强执政能力建设非常必要或有必要。这说明公务员关心执政党建设,对党的正向建设持积极赞同态度。

  加强党内民主,不仅是执政党为提高执政能力所采取的一条重要措施,而且是加强党的建设的一项重大决策。党内民主是党内生活的基本政治原则和制度,是党的肌体和运行机制中必不可缺少的部分,也是党永葆生机和活力的源泉,因此,党的十六大提出“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的论断,十七大进而提出党内民主是增强党的创新活力、巩固党的团结统一的重要保证。党内民主是民主的一种形式,“其实质体现在党的制度和党内生活中,就是由全体党员一律平等地、直接地或间接地决定党内一切重大事务的权利”[2]。绝大部分公务员具备执政党党员身份,公务员对党内民主的态度能真实反映公务员对执政党的情感指数。数据显示,62.7%的公务员对所在单位的党内民主状况比较满意,表明他们对党内民主状况总体持肯定态度。不满意比例占37.3%,则表示公务员对党内民主状况做出了理性判断。这说明,党内民主无论是在实现形式还是实质内容方面,都有待进一步加强和完善,需要更为切实可行的制度安排和更多的理论创新来保障和推动党内民主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三)公务员对执政党和政治体系其他部分关系的态度:和谐共生但不和谐因素依然存在

  政党认同很重要的一方面内容是公民对执政党与政治体系其他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持何心态。这里主要考察公务员对党群关系、党际关系、党政关系、党和人大关系和谐度的判断。

  第一,公务员对党群关系和谐度的评判。党的执政理念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促进社会和谐。毋庸置疑,和谐的党群关系是党顺利进行革命、建设、改革的坚实基础。改革开放三十年,尤其是现在党和国家的发展处于关键阶段,各种利益矛盾比较突出,党群关系出现了一些新迹象。作为群众服务员的公务员对党群关系体会深刻,其判断能够反映一定情况。

  调查表明,公务员认为党群关系比较好、很好的分别占36.9%、8.7%,两者相加不到50%,也即超过50%的公务员认为目前党群关系一般或不是很好。这一判断的出现与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国各方面长期积累的社会矛盾纷纷暴露,尤其是民生问题比较突出有关。这些问题都是群众最关心,与群众利益最直接、最密切的问题,包括“三农”问题、下岗失业问题、贫困人口问题、腐败问题、贫富分化问题、区域经济发展差距问题、就业问题、教育医疗住房公平问题等。有的社会学者将这一中国发展过程中呈现出的独特社会现象概括为“断裂”和“失衡”。多种利益冲突的社会现实使普通群众对执政党的不满心态有所抬头。直面群众的基层公务员对此颇有感慨。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阶段的中国现实。

  另外,2005年天津市委党校在学员中间进行的问卷调查统计结果也不同程度证实了上述判断。调查数据表明,公务员一致认为当前中国必须特别注意要解决好的社会问题列在前五位的是:“三农”问题、腐败问题、贫困问题、失业问题、地区发展差距问题。[3]这五个问题和群众利益息息相关,解决不好会引起群众对党的不满,而公务员作为公共政策的执行者在操作过程中更是情同身受。作为社会和谐的促进者,执政党在2006年召开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上,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创新社会体制,加强社会管理,完善社会政策,健全社会保障,保证公平正义,就是要力争通过综合统筹、提倡公平公正、缩小各种差距、积极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方式,化解各种社会矛盾,消除不和谐因素,以促进党群和谐、社会和谐。2007年,党的十七大进一步提出以党内和谐促进社会和谐,并就改善民生问题进行了具体部署,这将大大有利于进一步改善党群关系。

  第二,公务员对党际关系和谐度的认知。执政党和民主党派之间是执政和参政的关系。1989年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中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是执政党。各民主党派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亲密友党,是参政党。这在强调中国共产党在多党合作体制中领导地位的同时,明确了民主党派的参政地位。党派之间能否同心同德,关系政党体制安危,也是检验执政党的政治谋略和执政能力高低的标准。从公务员角度看能反映执政党和其他党派之间关系的和谐度。调查表明,53.6%的公务员认为执政党和民主党派之间的关系较好或者很好,34.9%的公务员认为关系一般。可见,绝大部分公务员对执政党和民主党派之间的关系比较满意。而34.9%的人选择关系一般则反映出一定问题。

  从政治过程看,民主党派参政议政,为中国共产党提供了三大优良执政资源:第一,为党的执政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政治监督力量;第二,使党执政有了一个体制内开放的利益沟通机制;第三,党执政有了一个聚合社会精英并通过他们联系和整合社会的组织架构。这实际上非常有助于党的执政能力提高,因此,要进一步发挥民主党派的作用,这就必须从制度和机制上进行创新,不仅“在体制上增强民主党派与社会的联系,提高民主党派关怀和表达其所联系的那一部分社会主义建设者和爱国者利益和意见的能力;还要在法律上完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使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有法律化制度化的规则、程序和机制” [4],以充分展现协商民主的魅力,促党际和谐,带动社会和谐。

  第三,公务员对党政关系和谐度的评判。在以政党政治为核心的现代民主政治中,党政关系问题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问题,其本质是执政党如何领导并掌握国家政权,实现执政党对国家和社会的全面治理。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社会主义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通过革命建立的,党的先进性是党领导和执政的合法性源泉,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前提,这些决定了社会主义国家党政关系的本质是党如何有效实现党的领导。在中国,党政关系是一对复杂颇有争议的关系。20世纪80年代,党的十三大报告曾就党政分开这一重大政治问题作过专门论述。至今,国内学者对党政分开的研究仍在进行、争论依然存在。公务员在党政互动情况下开展工作,对此持何态度,反映了他们对国家政治体系的认识及其政治价值取向。

  衡量党政关系和谐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准是党政是否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即党政分开。公务员认为执政党和政府之间的职责分工比较明确的有将近一半,比例为47.8%;认为不太明确或者很不明确的占45.3%。两个截然相反的结论比例如此接近,表明公务员群体对该问题本身的认识存在分歧,或者是公务员对此问题的存在理解各不相同。但无疑数据传递的信息是党政职责分清程度不高。党政分开学理和现实的双重复杂性是导致出现比例相近、观点相反的原因之一。研究表明,强调党政职能分开很有时日,改革开放之初,强调的党政分开是针对党政不分的党的一元化领导而言,目的是要消除过去那种以党代政、党统管一切的极权化局面,通过转变完善党的领导体制和领导方式,加强党的领导。改革开放以来强调的党政分开不是为分开而分开,而是为了建立行新型的党政关系而强调党政分开。邓小平曾明确指出,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首先是党政要分开,解决党如何善于领导的问题”。“在很多事情上党代替了政府工作,党和政府很多机构重复。我们要坚持党的领导,不能放弃这一条,但是党要善于领导。”[5]有学者指出:“这个工作目前只完成一半,即以党代政、党全面集权的局面已基本消除。但是,这个工作的另一半并没有完成,即建立新型、合理的党政关系。这种党政关系虽然以党政职能分开为前提,但其关系的具体形式却不是党政分开,而是党政之间的协调与配合。”[6]也正因宏观、微观层面上党政分开都还处于探索阶段,使得公务员群体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呈现观点集中且对立态势。

  尽管公务员对党政分开程度有一定看法,但他们对目前党政关系仍持较高的满意度。数据显示,81%的公务员对目前党政关系表示满意,不满意的仅占19%。这要归功于执政党和政府探索党政关系职能分开的执著努力和积极态度,先后几次政府改革也对这一问题进行了重点攻坚,效果有好有坏,但改革在进行、在继续。在200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政府再次明确指出“十一五”期间,将加快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以行政改革为重点,积极谋求政治体制改革的新突破,为推动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提供强大动力。政府的积极务实姿态反映了中国公民包括公务员群体在内的社会心理需要,这是公务员对党政关系持满意态度的重要原因。

  公务员对党政分开现状的态度相互对立,对党政关系则持满意态度,从深层次上看,既能反映部分公务员对于党政分开的理论理解和具体操作认识存在分歧,又透露出公务员认为应该从现实出发慢慢改进党政关系的理性心态。

  第四,公务员对党和人民代表大会关系和谐度的认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政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但在政党政治下,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是全国建设的领导核心。因此,如何处理执政党和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两者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59.8%的公务员认为党和人大之间的关系比较好、很好,选择关系不好的仅占全体有效样本的1.5%,这说明两个权力机关分工比较明确,保持了较好的合作制衡关系。调查数据后三项之和加起来达40.2%,说明相当部分公务员对人大与党之间的关系持谨慎态度。但对于人代会是“橡皮图章”的流行说法,绝大部分公务员持否定态度,。

  从公务员对党群关系、党际关系、党政关系、党和人大关系和谐度的判断看,公务员认同党的领导,党总体上与其他政治体系构成部分是和谐共生,但在提高和谐度方面还有一定空间。

  总体数据显示,60.1%的公务员认为执政党现状较好,呈和谐状态,仅有3.1%的人认为执政党现状“不好”。这反映了公务员对执政党的总态度:一是比较认同执政党;二是执政党总体上和谐,但还存在一些问题。鉴于社会矛盾日益增多以及因腐败等引起的仇官心理的存在,部分公务员对执政党现状持谨慎乐观态度,呈现出两种不同趋向,反映了国家管理阶层对执政党加强自身建设和尽快提升执政能力有迫切要求。着力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保持党的先进性,促进党政关系、党际关系、党群关系等进一步和谐,增强党的活力、吸引力、凝聚力,无疑是今后执政党建设的方向和重点。

  三、增强公务员群体政党认同的若干路经

  增强群体政党认同有很多方式,主要有发挥家庭成员潜移默化的影响,注重家庭从小的教育;政党通过意识形态宣传和政治教育,争取公民认同;通过提高公民的社会经济地位来增加执政党威信。笔者以为,目前增强政党认同尤其是公务员群体政党认同的主要具体措施有:第一,推动落实执政党提出的各项惠民政策,进一步改善党群关系。打破地方利益保护,坚决落实党的各项政策,则是改善党群关系的根本。自十六大以来,执政党提出了一系列惠民政策,包括免除农业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立覆盖全国的医疗保障制度等。有效落实上述党的政策,解决上学难、看病难、就业难、住房难等问题,是提高执政合法性、增强政党认同的重要举措。第二,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妥善处理执政党与政治体制其他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是执政党获得更多信赖的基本举措。这要求执政党切实推进党内民主,尊重和保障党员权利,充分利用已有民主成果,以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实现更高程度的人民民主。第三,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推动中国社会全面进步。实践证明,通过改革开放推动社会发展,使各社会群体得到实惠,是执政党获得支持和信赖的主要执政资源。因此,要巩固群众基础和阶级基础,提高党的公信度,就必须坚持推进关系民生的各项改革,推动社会全面发展。第四,坚决有有效有力打击党内腐败分子,树立廉政勤政形象,增强社会各群体对党的认同感。腐败的滋生和日益蔓延不断腐蚀着社会各群体对执政党的信任资源。因此,要通过牢牢落实防惩结合的防腐反腐体系,注重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有效惩罚腐败分子。 

参考文献:

  调查期间总计发放问卷1500份,回收有效问卷942份,回收率为63%。年龄方面:40岁以下公务员占72.1%30岁以下的占29.9%50岁以上占4.6%。行政职务方面:处级干部218人,科级干部335人,科级以下365人。工作单位方面:173人在党务机关工作,501人在政府机关工作,20人在人大机关工作,18人在政协机关工作,74人在司法机关,其他单位有133人。学校经历方面:研究生学历20人,本科学历371人,专科学历287人;高中或中专231人,初中学历15人。党派背景方面:共产党员746人,共青团员78人,民主党派16人,群众80人。

  就该题目而言,在统计学意义上,对晚辈加入共产党选择“无所谓”选项应该统计到满意项。因此,公务员对执政党认同程度是非常高的。

注释:

  [1]邓正来.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修订版)[M].北京:中国政大学出版社.2002.566.

  [2] .执政党建设若干问题研究[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4.113.

  [3]选自天津市委党校20053月的问卷调查统计材料。

  [4] [6]林尚立.中国共产党执政方略[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 78,5354.

  [5].邓小平文选第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177179.

 
相关文档
 
通 知 公 告
中央编译局2017年博士后招收简章
中共中央编译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
关于做好2016年度中国博士后科学...
中共中央编译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2...
关于做好2015年中国博士后科学基...
首届全国博士后政治学论坛暨“国...
关于做好第56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
关于做好第7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
 
办 事 指 南
 
导 师 队 伍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组
魏海生 季正聚 崔友平
郗卫东 冯雷 胡长栓
薛晓源 鲁路 林进平
政治学研究组
杨雪冬 赖海榕 陈家刚
张文红 戴隆斌 许宝友
徐向梅   
经典著作和中央文献编译研究组
韦建桦 柴方国 沈红文
李京洲 卿学民 徐洋
童孝华 修刚 王铭玉
 
版权所有:中央编译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斜街36号 邮编:100032
管理维护:中央编译局网站编辑部 联系电话:66509709
京ICP备050199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