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全球治理研究
成新轩:自由、开放、协同——世界经济治理的中国方案
作者:成新轩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年02月13日
网络编辑:柳冰 发布时间:2017-02-13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自2008年以来,世界经济发展一直处于低速增长阶段。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7年1月17日发表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2016年第三季度的全球产出增长率估计约为3%(折年率),2017-2018年发达经济体以及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活动预计都将加快,将分别达到3.4%和3.6%,表明世界经济增长处于增长率3.7%以下的发展将持续七年。虽然2016年第三季度表现出了触底回升的发展态势,但由于欧盟经济一直疲软以及难民问题、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增速减缓、一些发达国家倡导国家主义等因素的影响,世界经济依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需要进一步采取措施重建世界经济秩序,规制世界经济发展的方向,以中国视角开出“药方”。

  一、以地理连接推动全球贸易的便利化

  贸易便利化是多哈会议中谈判的“新加坡议题”中的一项内容,WTO、UN、OECD以及亚太经合组织都对此都有一个定义,本质是简化和协调贸易程序,加速要素跨境的流通。贸易便利化是降低关税壁垒、逐渐消除非关税壁垒后继续扩大贸易额、提高贸易效率的重要工具,将有利于全球贸易自由程度的提升,有利于生产要素在全球配置效率的改善。《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新加坡位居第二,主要原因就来自于贸易便利化程度非常高。WTO在2013年12月在巴厘岛签署了贸易便利化协议,这是1995年之后多边贸易谈判签署的第一个协议,但它的执行效果还要进一步加强。在当今世界经济发展依然乏力的情况下,需要成员国以地理联动加大贸易便利化的推行。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提出了欧亚贸易路线,从中国的重庆延伸至德国的杜伊斯堡,全长达到11179公里,把亚洲和欧洲联系起来。这被黑尔佳·策普-拉鲁什(Helga Zepp-LaRouche)于2014年11月提出的报告称为“新丝绸之路变成了世界陆地之桥”,涉及了六条国际经济走廊: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巴基斯坦,孟加拉—中国—印度—缅甸,中国—中南半岛。这些贸易路线的沿边国家可以说已经触摸到了世界各个角落,依靠这种地理联系形成了紧密的贸易关系。如果在货物流动过程中协调沿线国家之间的贸易政策,简化相关手续,提高贸易便利化的程度,将会有利于推动全球贸易的增长,降低贸易成本,提高商品国际流动的速度和规模,改善资源配置的效率,最终起到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目的。

  二、以区域贸易协定推动投资自由化

  亚当·斯密曾在《国富论》中提出,资本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永远追求的是最高利润。但目前,投资还受到各种限制,资本不能自由流动到效率高的地区,制约了投资的数量,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17年2月1日发布的报告,2016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约为1.52万亿美元,下降13%。流入发达经济体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量从2015年的历史高位下降了9%,约为8720亿美元。但流入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从2015年的3480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3850亿美元,增长11%。英国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量更是从330亿美元激增到1790亿美元,增长了近6倍。中国利用外资依然保持稳定增长,较上年增加2.3%,达到1390亿美元。可见,直接投资总量在下降,虽然各个经济体的情况参差不齐,但总体拉低了世界经济的增长速度。据此,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还需要提升投资的规模和质量,区域贸易协定可以成为重要的载体。截止2016年底,全球已经建立了423(向WTO通知并执行的)个区域贸易协定,应该在协定中加大投资自由化的条款,减少投资部门的限制,降低资金流入的门槛,提高投资中产生争端的解决效率。通过双边或多边的贸易协定带动投资增长,既避免全球化的风险,又可以通过以商品流动带动资本流动,使资本流向效率高的地区,便于直接投资实现蓬勃发展,起到敦促世界经济发展的作用。

  三、以放松原产地规则降低跨国公司生产全球化的成本

  在全球化的推动下,跨国公司的生产已经遍布全球各个角落。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追逐最大的利益,跨国公司把产品的每个零部件甚至每道工序放置在不同的国家或地区,以充分利用当地廉价的原材料、劳动力等优势条件,实现全球成本最低。但原产地规则原本是判定一种产品国籍的法定标准,随着生产分割程度的提高,原产地规则逐渐影响了原材料、生产地点的选择,演变成了一种非贸易壁垒。而且原产地规则的严格程度越高,对生产的分布影响越大。为了使跨国公司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各国或区域需要对于原产地规则进行放松,消除对生产工序地点、原材料选择等的负面影响,这样一方面降低了跨国公司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提高了跨国公司生产全球化的程度,进而可以带动世界各地的经济发展,实现共同繁荣。

  四、加强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经济规则制定权中的话语权

  自1986年乌拉圭回合谈判后,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的提升,在国际经济规则制定权中的影响力在不断加强,但话语权还没有得到充分体现,这使国际规则不能代表出各方面的利益。但在近十几年的发展中,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发展增速较快,对世界经济的复苏起到了重要的支撑。虽然2016年增速有些降低,但从全球整体看,依然是增速较高的地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目前估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 2016年增长4.1%,预计2017年的增长率将达到4.5%,2018年加快到4.8%。 特别是,中国 2017 的增长预测上调升至6.5%。而且,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日前报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信,2016年度,中国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1.2个百分点。相反,美国只贡献了0.3个百分点,欧洲的贡献更只有0.2个百分点。这意味着中国的贡献率远超所有发达国家之和。自2009年以来,中国一直是世界经济的贡献大国。虽然当一个高度成熟的经济体由低收入向中等收入过渡时,由于边际资本报酬递减,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逐渐缩短,以及低生产率的农业向高生产率制造业重新分配的劳动力逐渐减少等问题,将会导致经济增速的放缓。艾肯格林(Eichengreen, Park, and Shin,2014)发现2011年中国已经接近缓慢增长国家的收入水平。但我国推行了再平衡发展战略,即一方面注重出口导向,另一方面扩大内需消费,生产产品的资本、技术密集度在不断提高,而且正在逐渐加大与需求相关服务部门产品的进口。这种再平衡发展战略不仅是一种结构性转型,而且是一种可持续性发展模式,将有利于我国保持可持续性较高增长态势,对世界经济发展继续做出贡献。另外,中国推出的“一带一路”、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特别提款权等,都体现出一个第二大世界经济体在国际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力,并且也证明了发展中国家有能力在国际经济规则制定中充当强有力的角色。世界经济的发展越来越离不开发展中国家,国际经济规则也同样需要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重要参与。

  总之,全球化、区域化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主题,任何一个国家如果选择纯粹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都是短视行为,长期一定会受到损失。《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指出,过去十年间,各经济体开放程度出现下降,这直接影响到全球的增长与创新。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表示:“全球经济开放程度的下降正在危及竞争力,使领导者更难以推动可持续、包容性增长。”因此,需要所有的国家或地区,无论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还是最不发达国家,都要参与到世界经济治理中来,共同努力提高经济发展的自由程度、开放程度和透明度,各国之间注重财政、货币政策以及结构调整政策的协调,多维度、多层面地进行综合性改革,以推动世界经济的繁荣,进一步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平衡,实现财富分配的公平和公正。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管理学院)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