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研究 > 国外政党研究
解蔽美国多元主义意识形态
作者:张飞岸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网络编辑:柳冰 发布时间:2017-09-0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近日,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爆发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与多元主义者之间的冲突,将正在被撕裂的美国社会再一次清晰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这起事件的起因是该市一座雕像的去留问题。围绕这座美国内战时期南方将领罗伯特·李的雕像的拆除问题,有评论认为,此次事件看似是白人种族主义者冒犯了美国多元主义的“政治正确”,但实际上却是长期被压制的中下层白人对美国多元主义虚伪性的不满。

  多元主义遮蔽了什么

  多元主义在美国成为主流价值观大致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此之前为了不把意识形态话语争夺战定位于资本主义这个负面词汇之上,美国政界和学界“精挑细选”出了一个新词——多元主义。民主党的铁票箱多元主义知识分子长期处于美国社会的中上层,由于他们的职业与教育、传媒联系密切,因此,这部分人虽然在美国属于少数,却掌握着美国意识形态的话语权。理解多元主义,不仅要看它宣传了什么内容,更要关注它刻意遮蔽的问题。

  首先,多元主义对外的对立面是极权主义,对内的对立面是精英主义。它否认精英学派对美国存在统治精英的定性,主张美国是一个建立在多元利益集团之上的非精英联盟国家。因此,多元主义不承认美国有一个结构上的统治精英阶层。

  其次,多元主义把美国的政体称作自由民主。自由民主把民主的关注点集中于政治和文化领域,使长期浸染在多元主义意识形态宣传中的人们,很难意识到在实现了政治自由的国家,统治的真正领域却是经济领域。

  最后,多元主义否定了阶级分层。它用各种交叉的身份、职业、文化、族群等利益联盟消解了不同身份、不同族群弱势群体背后统一的阶级利益,并使这些被分割的利益联盟很难在阶级层面产生合作意识。

  综上所述,在多元主义产生之初,它通过把美国描述为一个超阶级的中产阶级自由民主国家,成为美国既定制度的注解者。而多元主义的中产阶级特征,正是它的意识形态性质所在。弄清这些,是我们理解近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历史的关键。

  “形中实右”的多元主义

  作为美国真正统治阶级的上层精英,他们知道资本主义不得人心,为了与广大民众相抗衡,也选择了看似折中的多元主义。在多元主义价值观刚刚产生的一二十年当中,由于外部的竞争压力,美国各阶层表现得比较团结。此外,这一时期推出的政策都内含嵌入式自由主义共识,美国无论哪个政党执政,政府在社会保障和支持工会方面都承担了较多责任。因此,20世纪50—70年代成为美国历史上贫富差距最小的一个时段,也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形成了一个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

  那么,多元主义的问题出在哪里呢?对于美国这种在经济结构上锁定为资本主义的国家,其国内中产阶级占多数的状况恰恰不是一个常态。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逻辑注定要在一头积累财富、一头积累贫困。多元主义者看不到20世纪中期美国中产阶级社会的暂时性,把多元主义看作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并宣布意识形态的终结。但事实上,随着20世纪70年代美国和世界陷入新一轮经济危机,美国的中产阶级社会和多元主义共识已经开始解体。首先,一大部分中产阶级因为经济危机的影响,回到社会下层,不存在统治精英的多元主义观点对他们而言成为一种无法感同身受的虚假宣传。其次,上层的经济精英也不再愿意接受嵌入式自由主义的管制,开始全面拥抱新古典自由主义,让嵌入的自由主义重新脱离国家的掌控,从而给资本增殖创造制度性的条件。最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民权运动,揭示了南部中下层社会的白人并不是真正的多元主义者,他们曾经是民主党在南方的铁票,却在民权运动之后倒向共和党。

  多元主义的社会基础虽然解体了,但支持多元主义理念的知识分子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仍然用多元主义去解释美国的社会和主流文化,这就使多元主义逐步成为掩盖美国经济政治已经向右转的意识形态,也使坚守多元主义的知识分子离美国社会现实的距离越来越远。

  多元主义意识形态的破产

  20世纪70年代后期,由于美国上层经济精英已经全面抛弃新政自由主义,在他们前台承担党争民主表演任务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只能在党的原则和议题设置上不断向资产阶级靠拢。这对于代表上层利益的共和党不是问题,接受新政自由主义本来就是他们基于情势所迫的暂时性妥协行为。

  对于民主党而言,他们需要做的一方面是从新政自由主义退却,另一方面又要保证足够的选民支持赢得选举。民权运动导致南部民主党选民流失的现实,使民主党开始从经济左翼向文化左翼转型。这种转型在民主党看来一方面可以避免经济上与下层走得太近而失去上层金主的支持,另一方面又坚持了政治自由主义原则,成为专注于文化议题的中上层和边缘群体与少数族裔的代言人。

  随着“里根新自由主义改革”重塑了美国价值观以及苏东剧变造成共产主义对抗力量的削弱,美国的资本主义倾向愈演愈烈,中产阶级在这一过程中又进一步缩减,美国的财富快速向上层经济精英手里集中。贫富差距的扩大为民主党回归经济左翼提供了很好的社会基础,但2016年美国大选中民主党党内初选桑德斯的败选说明,民主党精英化已经十分严重,它并不打算改变文化左翼的立场,这种立场虽然能得到大量文化左翼知识分子的支持,但对于长期支持民主党的中下层选民而言,他们却日益看透民主党不过在做一场为选举制定的“文化秀”。

  特朗普抓住了民主党这个软肋,他通过大赞桑德斯、痛斥希拉里,使一部分民主党的支持者因为桑德斯的败选提前放弃,又通过文化保守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经济民族主义三个层面的宣传吸纳了大量被民主党放弃的选民。可以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并没有使美国的多元主义知识分子从迷梦中醒来,他们依然意识不到,在一个已经严重撕裂的美国社会再激进地主张所谓的政治正确,只会使社会进一步撕裂。多元主义只有在存在多元主义的经济和社会基础的前提下才可行。不去改变这种基础、不去质疑美国已经形成的精英联盟的现实,只空唱多元主义的道德高调,甚至容不下不同的观点,企图凭借“政治正确”的大棒压制人们的真情实感,那这种多元主义的多元性体现在哪里?毋宁说,始终对产生美国精英联盟的原因视而不见,一味指责被精英剥夺的群体之间不宽容的多元主义,在本质上就是维护精英利益的意识形态。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相关文章:
文章检索
请输入要检索的文章标题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
中国现实问题研究
国外理论动态
理论视野
专家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