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期刊杂志
执政文化与文化软实力
陈元中
发布时间:2009-12-0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文化软实力是近年来人们谈论综合国力竞争时高度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党的十七大提出要“激发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文化建设战略以后,文化软实力研究不断深入。但是,在讨论实质是因政党政治竞争所导出的“文化软实力”问题时,却无人从政党政治的执政文化视角去思考文化软实力,以致难以准确把握文化软实力的核心和根本,这无疑是文化软实力理论研究和建设实践的一个缺憾,鉴于此,有必要对文化软实力论域中的执政文化问题作些思考。

  一、文化软实力语境下的执政文化

  文化软实力是软实力的子概念。1990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软实力》一文,首次提出了软实力概念,同年在《政治学季刊》上发表《变化中的世界力量的本质》等系列论文,并出版了专著《美国定能领导世界吗》,对软实力问题进行了开创性研究。综合约瑟夫·奈在不同时期对“软实力”的表述,可以将“软实力”定义为一种能力,是文化、意识形态、政治价值观、制度安排、发展模式、外交政策、国际机制和生活方式等为基础所形成的说服力、吸引力、感召力和同化力。

  约瑟夫·奈指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软权力)取决于其文化的魅力、国内政治和社会价值观的吸引力,以及其外交政策的风格与实质。” ①从其文本表述来看,软实力的外延大于文化,那么,软实力也就不同于中国人所讲的文化力,文化力只是软实力的源泉或核心。但是,从约瑟夫·奈的软实力构成要素看,文化、意识形态、政治价值观、制度等不是并列关系,相反,从政治文化学视域观察,约瑟夫·奈的“文化”可以包含后面几个要素,因此,软实力又接近中国语境中的文化力,他将文化力界定为一种软实力,并以“文化影响力”、“文化感召力”指称软实力中的文化力量。中国人则在此基础上提出了突出“文化力” 的新概念——文化软实力,党的十七大报告首次正式使用“文化软实力”概念,并从文化价值、文化风格、文化传承、文化创新等方面提出了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战略目标。

  文化软实力概念从软实力中派生出来,因此,把握文化软实力的内涵,就要从文化要素和软实力功能两个方面去理解。软实力中的文化包括知识、精神、制度、外交等要素,产生一种文化力。对此,毛泽东早有论述:“新的政治力量,新的经济力量,新的文化力量,都是中国的革命力量。” ②江泽民进一步论述了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作用:“当今世界,文化与经济和政治相互交融,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③文化元素凝聚的理念、价值和风格,具有创生性力量。④而软实力是指包括文化在内所彰显的一种引领、凝聚和影响的能力,具有外发功能性。综合文化力和软实力的内涵,可以将文化软实力定义为一个国家知识理论、意识形态、价值体系、制度规范、文化传统、外交政策等所形成的引领力、凝聚力、同化力、传导力、影响力和竞争力。

  提升软实力必须从文化开发和建设入手,前提条件是抓住文化软实力中的构成要素。文化软实力中的文化包含着政治文化的一些基本要素,在政党政治社会里,则表现为具有鲜明的政党执政理念、思想、方略、制度、政策性特征,因此,政党的执政文化成为文化软实力的重要元素,讨论文化软实力决不能忽视执政文化和执政文化力。

  执政文化是贯穿于执政体系和执政过程中的思想、组织、制度和行为等规范及其观念化的意识、态度和情感的综合,是政党在执政实践中形成的表征执政理念、意义、秩序和规律的文化成果,是推进执政系统运行、规范执政主体行为、引导政治共同体活动的指南。执政文化由文化规范和文化观念所构成,文化规范是执政党的执政思想、理论、方略、制度、方式等规范的确立并被民众所认同,文化观念是在政治社会化过程中人们对执政党支持的态度、信赖拥护的情感。执政理念内化为一种观念,执政规范形成为一种习惯。在政党政治国家里,政党不仅执掌国家政权,同时还主导着国家政治生活,执政文化成为国家的主流政治文化,政党通过其思想理论、价值观念、组织原则、制度机制的推行和行为作风的影响而产生一种内示外导的力量,在国际活动中通过外交政策、执政形象产生亲和力和影响力,显示出一种特殊的文化力量——执政文化力。

  二、执政文化是文化软实力的核心要素

  从文化软实力的动力构成来看,执政文化是政党政治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动力源泉。首先,由执政党启动文化软实力的开发和建设。胡锦涛指出:“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谁占据了文化发展的制高点,谁就能够更好地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权。”⑤随后,党的十七大提出了加强文化软实力建设的要求并作了文化战略部署:“当今时代,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要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激发全民族文化创造活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使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更好保障,使社会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使人民精神风貌更加昂扬向上。”从此,我国的文化软实力研究和建设得到高度重视和快速推进,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精神家园,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扩大中国文化影响力,成为文化软实力建设的重要任务。其次,文化的思想引导力、政治动员力、组织凝聚力和国际影响力等源于执政文化。葛兰西的文化霸权理论认为,文化软实力说到底是一种“文化领导力”⑥,政治集团要取得和执掌政权都必须掌握“文化领导权”,使民众接受其世界观、价值观并遵循其推行的法律制度和政策。政党政治社会里,“文化领导权”掌控在执政党手中,通过执政文化的养育和引导,使国民对执政目标、纲领政策和执政方式形成政治认同,并变成一种观念、态度甚至情感,形成关于这一社会制度或生活方式的一系列根本的政治、经济及社会的价值观念,作出行动选择。中国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目标的认同就是建立在接受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等思想基础上的理性选择,执政文化由此产生了思想引导、精神凝练、政治动员、组织整合的功能,实现了对国家的领导和对国际社会的影响,使民族精神得到凝聚,政治价值得到认同,社会制度得到巩固,国际地位得到提高,人们满足于现实生活的目的意义,习惯于现实生活秩序且与执政党一同憧憬未来。国家在国际竞争中的文化软实力由此而得到增强。

  总之,执政文化是政党政治国家的主流文化,引导和规范着社会文化的发展,决定了文化软实力的作用向度和强度。因此,执政文化也就成为文化软实力的核心要素,执政文化力也就是文化软实力的核心。

  三、加强执政文化建设,提升文化软实力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执政文化建设,在执政中提出的思想理论、灌输的意识形态、确定的组织原则、实行的科学制度,坚持的优良作风等,通过教化和实践,逐步溶入人们的灵魂,变为国民的思想、观念、态度、情感、价值、传统和习惯,成为人们参与政治活动的文化主导,也成为一种具有中国共产党特征的文化样式,一种先进的执政文化,并已经成为文化软实力的核心力量。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执政文化建设的任务还十分艰巨。古人言,文化乃“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⑦因此,一方面要将党的执政理念、原则、制度、方略、机制等“化成天下”;另一方面要消除恶性亚文化现象,“净化文化环境”,全面提升文化软实力。

  加强执政思想文化建设,增强文化引导力。要坚持理论创新,并通过教育、宣传、运用和引导,将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思想、新理论、新理念如“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科学发展观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变成人们的思想、观念和态度,将共产党的最高理想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纲领变成人们的价值取向,并作为执政者与广大民众政治行为的理性支持、精神支撑和行为引导。克服部分人对执政纲领目标信念动摇、对执政思想理论认识模糊等现象。

  加强执政组织文化建设,增强文化凝聚力。随着政治体制改革的深入,一方面,原有的组织体系进行了大量调整,组织关系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各种行业性组织、学术性组织、福利性组织、联谊性组织等不断涌现,社会组织呈现多元化态势。鉴于此,必须按照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要求,确立各类组织规范,明确执政党与国家机构、群众组织、社会团体的相互关系,树立组织威信,强化组织归属感,增强执政党组织的凝聚力、动员力和领导力;着力解决组织关系上的以党代政或削弱党组织地位、工作上搞形式主义、利益上搞小团体主义和地方主义以及领导行为中的个人主义等组织领域内的亚文化问题。

  加强执政制度文化建设,增强文化规导力。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文化建设,在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同时,形成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观念、态度和习惯,让人们生活于保障人民权利的政治秩序之中,并以此指导和规范自己的政治行为。要加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文化建设,在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同时,注重培育市场意识、责任意识、危机意识、竞争意识、规则意识和自立精神、冒险精神、进取精神、创新精神等制度文化。要加强社会主义法制文化建设,尤其要重视培育法律意识,形成法律制度的思想、观念、态度和习惯,使执政者和民众有一种“心灵契约”。要克服以权压法、以言代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按“潜规则”办事等破坏民主法制的亚文化现象,维护法律和制度的严肃性,培育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的法制文化。

  加强执政行为文化建设,增强文化感召力。要教育全党明确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建设条件下党的作风建设的新内容、新标准、新要求,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以热爱祖国、服务人民、崇尚科学、辛勤劳动、团结互助、诚实守信、遵纪守法、艰苦奋斗的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作为执政行为的基本规范;坚决克服“骄、奢、淫、逸、赌、渎、贪、堕”等各种腐败现象,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培育良好的行为习惯和文明、先进的执政行为文化,增强执政文化的感召力和影响力。

  综上所述,执政文化是文化软实力的核心要素,综合国力的竞争主要是文化软实力的竞争,而文化软实力竞争的核心和关键是执政文化的竞争。加强执政文化建设,按照党的执政理念和使命对民众进行理想、价值、精神、组织和制度等方面的文化整合,形成创生力、凝聚力、领导力和影响力,是提升文化软实力的根本。

 

注释:

   贾海涛:《文化软实力:概念考辨与理论探源》,载《红旗文稿》2008年第3期。

   《毛泽东选集》第2版第1卷第695页。

   中共中央宣传部编:《“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纲要》,学习出版社2003年版第64页。

   北京大学中国软实力课题组:《软实力在中国的实践之四——文化软实力》,人民网 2008311。

   胡锦涛:《在中国文联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061110。

   孙晶:《葛兰西的文化霸权理论及其质疑》,载《国外马克思主义》2001年第1期。

   《易·贲卦彖辞》。

  (本文系2007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共执政文化建设与传统治国文化的现代转化”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 07XDJ004(作者:广西民族大学政法学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