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期刊杂志
马克思的代价理论与科学发展观
杨伟宏
发布时间:2009-12-0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代价是始终存在于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矛盾现象。所谓代价(cost),是指人类社会在实现发展进步的实践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和牺牲以及所造成的一系列消极后果。从代价的角度可将社会发展分为三种形态:无代价的发展、高代价的发展、低代价的发展。①无代价的发展是指在发展过程中,不付出任何代价的发展,这是一种理想化的发展模式,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因此,在实践中只存在高代价和低代价两种发展模式,这两种发展模式都是在一定的发展观指导下形成的。科学发展观取代了传统发展观这一高代价发展观,是一种低代价的发展观,这一发展观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发展的代价理论。

  一、马克思主义关于代价理论的方法论原则

  把社会历史发展与代价联系起来考察人类社会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研究社会历史所坚持的一贯方法,这一方法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它揭示了代价产生的客观必然性。

  马克思主义在对于资本主义社会发展所导致伦理道德的败坏与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深刻地揭示了代价产生的客观必然性。首先,在历史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以后,进一步推动了生产力迅速提高,社会财富迅速增长,社会制度也相应地得到调整和改变。但与此同时,与资本主义相伴相随的为富不仁、劳资对立、贫富悬殊的这一社会代价也变得越来越严重。为此,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将其概括为“物的世界的增殖和人的世界的贬值”。后来,他又指出:“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种事物好像都包含有自己的反面。……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随着人类愈益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和自身的卑劣行为的奴隶。甚至科学的纯洁光辉仿佛也只能在愚昧无知的黑暗背景上闪耀。”②这表明了社会历史发展所具有的“悲剧”性质。然而“喜中有悲,悲中有喜”这一二律背反现象反映了历史自身的辩证逻辑,即历史总是通过自我否定乃至对抗来达到自我肯定和进步。其次,自工业革命以来,在西方工业经济迅速发展,人类改造大自然过程的同时,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也急剧恶化,人口膨胀、资源面临枯竭、污染日趋严重、生态平衡遭到破坏,从而使人类付出了严重的环境代价。这正如恩格斯所说的:“但是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发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③

  第二,提出了评价代价的科学态度。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发展代价的产生和付出总是具有一定的历史性,社会发展付出代价又是以历史前进作为补偿的。马克思指出:“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④这揭示了代价是社会发展的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

  第三,提出了扬弃代价的正确途径。马克思在剖析资本主义异化导致人的片面、畸形发展的基础上,提出了人的全面发展这一共产主义社会的理想目标。他指出在分工和私有制的条件下,人类在总体对自然界的支配能力越发展,人类个体的发展就越片面,自我异化就越严重。但是,与此同时人类社会发展也创造着最终扬弃异化的条件,他坚信,“自我异化的扬弃同自我异化走的是一条道路”⑤。

  第四,提出了以最小的代价推动历史发展基本原则。社会进步要付出代价,这是历史发展的辩证法。但是,我们不能借口代价与发展的统一性来否定、忽视两者之间的对立性,因为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发展是人类社会实践活动追求的基本目标。马克思早就预言:“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的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换”。⑥

  可见,马克思主义从社会历史发展与代价联系,并结合资本主义的现实,揭示了代价产生的客观必然性,并提出了扬弃代价的正确途径及以最小的代价(即,低代价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推动历史发展基本原则。但是马克思主义对于扬弃代价的途径及以最小的代价推动历史发展基本原则仅仅进行了抽象性的分析研究,它只局限于对于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的发展,缺乏对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某一个地区、某一个国家走低代价的发展道路具体分析研究。

  二、科学发展观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新发展

  如上所述,现实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只存在高代价和低代价的发展这两种表现形式。社会发展的高代价和低代价的发展又是在一定的发展观的指导下形成的。科学发展观是我国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时期,党中央根据国内外发展实践和改革开放现实的实际情况出发,明确指出了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中如何由高代价发展模式走向低代价发展模式的具体措施,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发展的代价理论。其具体表现如下:

  首先,“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是以人的全面发展为目的的低代价发展观。

  众所周知,传统的“以物为本”的发展观是以人的畸形发展为高代价的发展观,这一发展观是西方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以来的主导发展观,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主导取向,也是市场经济自发性的表现。市场经济对人的发展具有二重性:它一方面肯定人的主体意义,为人的全面发展创造条件;另一方面很容易形成“物”对人的主宰和奴役,使人陷入物化的泥潭不能自拔。后者,就是市场经济的自发性对于人的影响,尤其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的运行过程中,在这种自发性的影响下,人在金钱、财富等物的支配下变成了“经济人”,甚至沦为“经济动物”。“经济人”或“经济动物”是把经济利益的最大化看作经济活动的唯一目的,把物质满足、物质占有作为人生的最大目标。这样,物欲的刺激膨胀了个人主义,结果是物质生活日益丰富而精神生活日益贫乏,致使许多人泯灭了人格与尊严,贫穷得除了金钱和“自由”之外一无所有,日益成为马尔库塞所说的失去超越维度和批判维度的“单向度的人”。

  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虽然是基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必然选择,也会出现市场经济的弊端,但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尤其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我们就可以而且应该如马克思晚年在研究俄国农村公社未来命运时所设想的那样,避免“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的一切不幸的灾难”,“不经受资本主义制度的一切苦难而取得它的全部成果”。⑦

  显然,“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既是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对市场经济根本历史作用的深刻阐明,又是基于对资本主义制度两重性的认识,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以物为本”发展观的积极扬弃。“以人为本”就是把人置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核心地位,把人的发展视为发展的本质、发展的目的、发展的动力和发展的标志,把满足人的全面发展作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经济增长的目的不是“物”本身,而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提供条件。人的全面发展是指每个人都能得到自由、完整、充分、和谐的发展。同时,科学发展观还指出:要坚持“以人为本”,真正地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应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谋发展、促发展,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权益,让发展的成果惠及全体人民。显然,“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是把人民群众作为最高的价值主体,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作为最高的价值追求,把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作为最高道德理想,从而有利于遏制在传统发展观指导下“经济人”或“经济动物”在我国的增多,从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这一最终目标的实现。

  其次,科学发展观注重效率与公平的有机结合,是以实现共同富裕为目的的低代价发展观。

  在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发展中,“以物为本”的传统发展观为解放个人、调动微观经济单位的效率和活力、促进社会资源的有效配置和经济发展发挥了极大的积极作用,它所焕发出的生产力比在此之前人类创造出的生产力的总和还要多。它使得率先发展起市场经济模式的国家和民族获得了富强与繁荣,使得过去落后的西方走到了世界各民族的前列。但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充满着无数的痛苦和灾难,其中最突出最根本的问题是社会不平等的严重加剧。马克思曾尖锐地指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全部发展都是在经常的矛盾中进行的,生产的每一进步,同时也就是被压迫阶级,即大多数人的生活状况的一个退步。对一些人是好事的,对另一些人必然是坏事。一个阶级的任何新的解放,必然是以另一个阶级的新的压迫”⑧。一些人的发展必然是以另一些人的不发展和持续贫困为代价的,这在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建立的过程中被历史证明是难以避免的。实践证明早期市场经济发展的前提条件——资本的原始积累,在“先发”国家内部都是以残酷、疯狂的剥夺方式进行的。例如,在最早进行市场化转型的英国,资本原始积累或农业革命的实现是通过圈地运动这一残酷、疯狂的剥夺方式进行的;在欧美其他各国形式虽然有所区别,但基本的趋势是一致的。就作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基础的私有制本身来说,它的每一步发展都是以更多的人的财富或权利被剥夺为代价实现的。

  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工业文明的崛起不仅建立在国内广大劳动者或被剥夺者的贫困、颠沛流离和生命的高代价之上,而且还以海盗、炮舰政策和殖民掠夺等手段将自己的发展强制性地建立在其他国家和民族的痛苦之上。也就是说,资本主义国家在殖民地所实行的一切,是以其他国家的不发展、甚至倒退为代价实现的。所以,马克思批判说:“美洲金银产地的发现,土著居民的被剿灭和被埋藏于矿井,对东印度公司开始进行的征服与掠夺,非洲变成商业性地猎获黑人的场所:这一切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的曙光。”⑨

  在我国为了加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实行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政策。在这一政策的推动下,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同时也产生了收入差距扩大和社会分配不公的现象。近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居民在整体上收入增加,但同时社会成员中分配的非均等程度在扩大,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的发展趋势。为了防止这种趋势发展,科学发展观强调,要坚持公平与效率的有机统一。第一,效率与公平之间是相互统一、相互促进的关系。一方面,公平必然促进效率,“以人为本”最根本的就是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人,赋予他们同等的、最基本的政治、经济、文化权利。社会发展的实践证明,只有实现公平,效率才有可能实现。因为人的劳动积极性和创造性是一切效率的源泉,如果不能给主体以平等的权利和机会,就会严重挫伤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从而影响效率。因此,必须给予广大劳动者以平等的权利和均等的机会,调动每一个劳动者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实现人力资源与物力资源的最佳配置,促进效率的提高。另一方面,效率有助于推动经济公平,从而实现更高层次上的公平。只有效率的不断提高,才能创造出更多的机会,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财富,为实现较高水平的公平提供物质前提,共同富裕才成为可能。这样,就消除了效率与公平的对立,达到了二者的有机统一。第二,寻求效率与公平的动态平衡。科学发展观提出要统筹城乡发展,要求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部工作的重中之中”,加强、支持、保护农业发展,努力增加农民收入;统筹区域发展,要求大力支持中西部地区的加快发展,努力形成东中西互动、优势互补、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格局;统筹经济社会发展,要求在大力推进经济发展的同时,更加注意社会发展,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这就为实现共同富裕找到了一条现实途径。

  由此可见,科学发展观坚持效率与公平有机统一的基本原则,在不放弃效率的同时,更加注重和维护社会公平,体现了最大多数人共享改革的成果。这有利于矫正传统发展观和市场经济“效率至上”所带来的高代价问题,以实现共同富裕的奋斗目标。

  最后,科学发展观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低代价发展观。

  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传统发展观坚持人类中心主义观点,把自然界看作人类可支配的对象,人类不仅可以认识和利用自然,而且可以改造甚至征服自然。其结果是人类在庆幸物质繁荣的同时,遭到了自然界的报复和惩罚,使人类社会进入“增长的极限”。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们凭借强大的技术工具,自然资源的开发已到了竭泽而渔的地步。这种肆无忌惮地浪费和消耗地球上有限的自然资源的情况,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非常严重。工业发展和科技进步在给人类带来福祉的同时,自然界对人类也进行报复。这表明人类所面对的生存环境日益趋向恶化,环境问题已成为全球性的问题。

  显然,保护环境是已成为全人类的共同任务,但是发达国家负有更大的责任。无论是从历史上看,还是从今天的现实层面上看,环境问题主要是发达国家过度消耗自然资源和大量排除污染物造成的。据统计,发达国家人口占世界人口总数的1/4,但他们的资源和能源消耗占世界总量的3/4,其资源和能源消费平均是发展中国家的38倍。每个美国人消费的粮食是非洲居民的8倍,煤炭是500倍,石油是1000倍。就是在美国的富人与穷人的消费之间,差异也达上千倍。⑩今天,日益走向成熟的人类只有共同承担起保护全球生态环境的历史任务,尤其是发达国家更肩负起更大的责任,才能够有效地解决所面临着的生态问题。我国也是世界上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较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生态系统比较脆弱。特别是当前中国正处在经济飞速发展时期,在环境保护和发展经济相协调显得尤为重要。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对于我们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指明了方向。

  科学发展观之所以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低代价发展观,是由于科学发展观在认识和处理人与自然关系上,遵循的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可持续发展的准则。第一,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科学发展观主张人们要重新正确认识人与自然的关系,不再将两者看作是单纯的利用与被利用、改造与被改造、征服与被征服的对立关系,而是一个共生共荣的整体。自然界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的摇篮,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条件,保护自然就是保护人类,建设自然就是造福人类。人类应在索取、利用自然的同时,承担起补偿、养护、建设自然的责任,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的关系。第二,可持续发展。强调发展的可持续性是科学发展观的重要内容。可持续发展特别强调自然资源是人类共同拥有的财富,不仅属于当代人,也属于子孙后代,前人给我们留下的自然资源,决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消耗殆尽,应该给后人留下广阔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同代人之间也应该和谐、公正,一部分人不应占用另一部分人的自然资源。要正确处理好当代人之间、当代人与后代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实现机会、利益均等。可见,这种旨在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在肯定人的价值和权利的同时,也承认自然界的价值和权利,以求得经济、社会、资源与环境四大系统的协调发展,从而改变了人与自然相对立、人支配自然的传统观念。这有利于矫正传统发展观对自然环境的严重破坏,实现人、社会、自然的和谐共处。

  三、结论

  科学发展观明确指出了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中走低代价的发展道路的具体措施。它在发展理念上奉行“以人为本”,在处理人与人的相互关系中注重效率与公平的有机结合,在处理人与自然的相互关系中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因此,这一发展观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发展的代价理论。

  注释:

   邱耕田:《简论低代价发展》,载《哲学研究》2005年第8期。

  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2卷第4页。

  ③《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383页。

  ④《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4卷第383页。

  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42卷第117页。

  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5卷第926927页。

  ⑦《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9卷第129页。

  ⑧《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4卷第173页。

  ⑨《资本论》第1卷第819页。

  ⑩高中华:《环境问题抉择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38页。

  (作者单位:延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