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期刊杂志
国家资本主义的兴起
郑颖 编译
发布时间:2012-06-1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在过去的15年中,大型企业的总部正在改变着新兴经济体的城市。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大楼就像巨大的外星人跨越北京的上空;88层的双子塔,马来西亚石油公司总部,矗立在吉隆玻;俄罗斯外贸银行(该国银行系统的发动机)的气派的办公室坐落在莫斯科新金融区的核心。这些建筑物标志着一种新的混合模式企业的崛起,他们依靠政府支持但是却像私有跨国企业一样运作。

  国家资本主义不是什么新概念,东印度公司就属于这种形式。这种形式正在大规模地复苏。在20世纪90年代,在新兴市场大多数国有企业都比政府部门规模要小。当时人们预测,随着市场的成熟,政府会关闭这些企业或者将其私有化。然而,事实证明,他们不但没有被削弱,还占据了主要产业和主要市场。按照储量计算,世界上最大的10家石油公司都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占据了中国上市企业市值的80%,俄罗斯为62%,而且他们还在继续扩张。比如,中国移动,已有6亿客户。政府支持的企业获得了2003年到2010年全部外国直接投资的三分之一。

  国家资本主义在西方正在萎缩,而在新兴经济体却方兴未艾。中国不再认为国有企业是通往自由资本主义的过渡形式,而认为它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他们认为自己重新设计了资本主义并且让其更好地运行,越来越多的新兴经济体领导人认同这种模式。巴西政府曾在90年代主张私有化,现在却介入像巴西矿业巨头淡水河谷公司和巴西石油公司这样的大公司,并强迫小公司进行合并。南非也在考虑这种模式。

  这种发展趋势产生了两个问题。这样的模式能成功么?它会对新兴市场以及其他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国家资本主义的支持者认为这种模式可以带来稳定和发展。90年代俄罗斯在叶利钦统治下疯狂地实行私有化,给很多新兴经济体敲响了警钟,他们开始意识到政府能够缓解资本主义和全球化带来的挑战,不仅仅是通过提供像道路桥梁这样的硬件基础设施,还可以建设旗舰企业这样的软性基础设施。

  新加坡的李光耀政府就是这个理念的最早的实践者。他准许外国企业进入同时也实行西方的管理理念,但是政府却拥有大量企业。现在中国是走在前面的实践者。当全球精英聚集瑞士旅游圣地达沃斯的时候,中国政府和企业展示了密切的关系。在西方,政府代表的意见通常和私有部门相悖,而中国代表这边,两方的意见基本一致。

  这种新模式与半个世纪前在英国和其他地方灾难性的国有化不一样。中国的建筑公司在世界各地赢得合约。最好的国有企业都把目光投向国外,通过在国外上市或者兼并外国公司获取所需的技术。政府有选择性地持股。总地来说,中国政府放松了对经济的控制,官员们只关注主导产业。

  仔细观察这种模式就会发现它的很多缺点。当政府支持一些企业的时候,其他企业就会受到冷落。2009年,中国移动和另一个国有大企业中石油的利润共330亿美元,这比中国私营企业500强的全部利润都多。国有企业占有了资本吸收了人才,而这些如果被私营企业使用将有更好的效果。研究表明,国有企业使用资本的效率要低于私营企业,增长速度也更慢。在很多国家,受宠爱的大型国企浪费着大把大把的资金,而很多私营企业家却为筹集资金焦头烂额。

  这样做的代价正在增加。国有企业善于复制别人的东西,部分原因是可以利用政府的支持获得他们需要的技术。但是正因为是复制别人的东西,竞争力就削弱。同小企业相比,国有企业更加谨小慎微,世界上最好的创意中心通常为一些小的初创企业形成的网络。

  这种模式同样不稳定。只有在有能力的政府领导下,国家资本才能正常运转。在所有国家资本主义盛行的地方,总是让有关系的自己人而不是有创意的外来者得益。在中国,受过良好教育的官僚子弟得利。在俄罗斯,官僚集团,经常是前克格勃官员,掌控着克林姆林宫和企业界。因此这种模式导致任人唯亲、不平等和最终的不满情绪—就像穆巴拉克在埃及推行的国家资本主义。

  崛起中的国家通常通过国家行为来启动经济的增长。回顾一下50年代的日本和韩国,1870年前后的德国以及独立战争后的美国。但是这些国家不约而同地发现了这种体系的局限。

  这种模式的缺陷可能在多年以后才会显现,同时,它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在新兴经济体,投资者要十分小心。一些人可能投资了像企业一样的政府。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政府非常多变,他们很少关注小股东的利益;另外一些人可能发现他们在新兴市场的子公司或合资企业正和有政府背景的企业竞争。

  另一个问题是这种模式对全球贸易体系的影响,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表示如果入主白宫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中国操纵汇率的时候,这个贸易体系就将面临风险。当一些企业明里暗里享受政府的支持时,贸易就很难实现公平。西方政治家对这些国家偏袒自己企业的行为已经失去了耐心。

  对于想在世界有一席之地的发展中国家,国家资本主义有很强的吸引力。这种模式让他们拥有私营企业很多年才能建立起来的实力,可是造成的危害要远远大于好处。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也为了世界贸易的利益,这些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应该减少对国有企业的控制,将其转给私人投资者。如果这些公司像他们夸耀的的那么好的话,就应该不再需要政府的支持。

(本文译自《经济学人》2012年1月期21-27日,The rise of state capit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