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邮箱 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专家学者 > 专家文库
马克思恩格斯为什么称共产主义为“幽灵”?
——《共产党宣言》首句中译文的演变
作者:徐洋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1期
网络编辑:柳冰 发布时间:2015-05-0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摘要:
关键词:

  在中国,对《共产党宣言》(以下或简称《宣言》)第一句话的中译文,一直就有不同的理解和争论。这句话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1]马克思恩格斯作为科学共产主义的创始人,为什么开宗明义把共产主义说成令人恐惧的“幽灵”?编译局的翻译正确吗? 

  一、马克思恩格斯原文的原意 

  翻译的首要原则是以原始语言为底本;同样,考察一种中译文是否确切,也要首先以它所依据的原始语言为标准。《共产党宣言》用德文写成,因此我们首先看看马克思恩格斯怎样用德文写这句话:

  “Ein Gespenst geht um in Europa - das Gespenst des Kommunismus.”[2]

  在Kommunismus(“共产主义”)之外,这句德文还有两个关键词,即译成“幽灵”的Gespenst和译成“游荡”的umgehen,其中又以Gespenst最为关键,争议也最大。然而若查阅词典,便会发现无论是这个两单词,还是整个句子,在德文中意义还是比较明确的。

  《新德汉词典》(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第3版)对Gespenst的释义为:“(1)鬼怪;幽魂,亡灵;幻象(2)[转,雅]幽灵(表示恐怖和危险)”。德文杜登词典(1999年版的十卷本)对Gespenst(复数Gespenter)释义:“Furcht erregendes Spukwesen [in Menschengestalt]”。意思是:“引起恐惧的鬼魂之物[以人的形态出现]”。这也就是:“鬼,鬼怪,鬼神,鬼魂,幽灵”。[3]该释义中的Spukwesen的主干Spuk,意为鬼魂、幽灵,或者(贬义)令人不可思的可怕的事情。词典还援引《宣言》首句作为Gespenst一词的名句。该词典以下两个词条颇具启发性。Gespensterschiff(幽灵船):“传说中载着死人漂浮在海上的船只。”Gespensterstude(幽灵时间):“午夜和一点之间的时间。”德文布罗克豪斯百科词典(1997年第19版)对Gespenst的解释是:“民间和迷信中预示不祥、总是引起恐惧的鬼魂形象,大都以人形出现,不可与神话形象、神灵或女巫相等同。”

  动词umgehen由两部分组成,主干为动词gehen,基本意思为“走”,相当于英语的go;可分前缀为um,基本意思为“围绕”,略约相当于英语的around,about。umgehen的字面意思就是“围绕着走”或“到处走”。在上引杜登词典中,umgehen的前两个义项,一是“流行、流传”,一是“(幽灵)出现、作祟”。

  把这两个词的意思放到《宣言》首句里,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一个幽灵(鬼)在欧洲游来荡去(神出鬼没),共产主义的幽灵(鬼)。” 

  二、其他外文译本对《宣言》首句的理解 

  翻译除了要以原始语言为底本,最好还有其他译本作参考,特别是作者认可的译本作参考。以下来看恩格斯校阅过的1885年劳拉·拉法格翻译的法文版和1888年赛米尔·穆尔翻译的英文版对《宣言》首句的翻译。

  法文版:“Un spectre hante l'Europe : le spectre du communisme.”[4]

  英文版:“A spectre is haunting Europe — the spectre of Communism.”[5]

  法文版和英文版对这句话的翻译几乎一模一样:把Gespenst译成spectre,把umgehen译成haunt(hanter)。spectre的基本含义是幽灵、鬼魂,引申含义是恐怖或者恐怖的根源;而haunt(hanter)的基本含义是常去、纠缠、(鬼魂)出没。可以说英译文和法译文都完整表达了德文原文的意思。

  再来看看对中译本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日译本和俄译本的译法。

  日译本:“一個の怪物歐洲を徘徊す。”[6]

  俄译本:“Призрак бродит по Европе - призрак коммунизма.”[7]

  日文版中Gespenst的对应词为“怪物”,umgehen的对应词译为“徘徊”。俄文版中Призрак的基本意思为幻影、幻象,幽灵等;Бродит意为徐行、慢走、徘徊、游荡。可见,日译本和俄译本也大致完整反映了德文原文的意思。 

  三、《宣言》首句中译文百余年来的演变 

  从20世纪初有人节译《共产党宣言》开始,《宣言》第一句话大致有以下译法:[8]

  民鸣本(1908):“欧洲诸国。有异物流行于其间。即共产主义是也。”

  陈望道本(1920):“有一个怪物,在欧洲徘徊着,这怪物就是共产主义。”

  华岗本(1930):“有一个怪物正在欧洲徘徊着——这怪物就是共产主义。”

  成仿吾、徐冰本(1938):“一个巨影在欧罗巴踯躅着——共产主义底巨影。”

  博古本(1943):“一个幽灵在欧罗巴踯躅着——共产主义底幽灵。”

  这里第一次出现“幽灵”的译法。

  陈瘦石本(1945):“一个精灵正在欧洲作祟——共产主义的精灵。”

  乔冠华校成仿吾、徐冰本(1947):“一个巨影在欧罗巴踯躅着——共产主义底巨影。”

  莫斯科《共产党宣言》百周年纪念版(唯真本)(1949):“一个怪影在欧洲游荡着——共产主义底怪影。”

  《宣言》首句的这个译法基本上一直维持到1964年单行本之前。这里第一次出现“游荡”的译法。

  莫斯科外国文书籍出版局1954—1955年《马克思恩格斯文选》第1卷:“一个怪影在欧洲游荡着——共产主义的怪影。”

  中央编译局校订、人民出版社1958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第4卷:“一个怪影在欧洲游荡,共产主义的怪影。”

  中央编译局校订、人民出版社1964年《共产党宣言》单行本:“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

  1964年单行本把Gespenst译为“幽灵”确定下来。该单行本还专门对这句话加了脚注: 

  这句话中的“幽灵”一词,德文是Gespenst,该词有“幽灵”,“鬼怪”,“幻象”等含义;“徘徊”一词,德文是umgehen,该词有“来回走动”,“出没”,“往来”(指鬼)等含义。 

  1964年单行本的这一译法通行30年之久,一直维持到1995年。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995年第2版第1卷:“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1995年的选集版把umgehen译为“游荡”确定下来,从而把整个句子确定下来。此后2009年《马克思恩格斯文集》、2012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版、2014年人民出版社《共产党宣言》单行本,对这句话没有再作改动。 

  四、马克思恩格斯为什么把共产主义说成“幽灵”? 

  翻译没有唯一的标准答案。尽管不能说《宣言》目前的通行中译本是《宣言》中译本的最终版本,但笔者还是认为,这一译法基本上准确传达了《宣言》首句原文的原意。

  然而还需要回答另一部分学者的不满:马克思恩格斯为什么不是把共产主义说成神灵,而是说成幽灵?诸多论者已经指出,可以从修辞和行文的需要方面来考虑这个问题。

  首先,从《宣言》第一段的上下文可以看出,马克思恩格斯在这里是反讽地用反动派的眼光看共产主义:“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共产主义者要推翻现存制度,当权者自然又怕又恨;而共产主义者同盟作为共产党人的秘密地下组织,对于反动派来说,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无处不在。不得不说,Gespenst用得神形兼备,“幽灵”也翻译得恰到好处。

  其次,通过上述修辞手法的运用,引出发表《共产党宣言》的必要性和目的。既然共产主义已经被欧洲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并污蔑为“幽灵”,那么“现在是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党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马克思恩格斯确认,《共产党宣言》的目的之一就是对共产主义是幽灵的说法加以反驳。

  把共产主义比作幽灵在当时的欧洲是一种流行的做法。[9]德国1846年《国家百科词典》(政治学百科词典)中的“共产主义”条开篇文字如下: 

  近几年来,共产主义在德国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而且已经成为具有威慑力的幽灵(Gespenst);在它面前,一些人感到恐慌,另一些人则借此制造恐慌。鬼怪(Spuk)一遭抨击,就会销声匿迹。只要我们让共产主义这种学说在公众的目光下无所顾忌地加以陈述,公众的目光就会在顷刻之间看穿共产主义的种种虚妄之处,这样一来,它就至少不会构成威胁。允许一种学说公开宣传,只通过国家法庭对煽动犯罪的邪恶图谋依法进行公开审理,并让公众舆论对这种图谋作出评判,除此之外对它不加任何限制,这样的做法确实是历来防止谬论以各种方式秘密传播、直至它猝不及防地酿成暴力事件的最佳手段。即便有人力图使用暴力来实现共产主义,这当然会造成一些混乱,但他们终究不可能使共产主义长期实行。他们至多只能在各种条件罕见地凑合在一起的情况下,在很小的范围内取得短暂的成功。[10] 

  这是科学共产主义宣告诞生之前,共产主义的敌人对共产主义的认知和诅咒。因此,不是马克思恩格斯称共产主义为“幽灵”,而是他们借用了敌对势力的称呼;他们称共产主义为“幽灵”,就是用敌我双方都能够听懂的字眼说话。

注释:

  [1] 目前通行的《共产党宣言》的最新中译文,是中央编译局编译、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十卷本(2009年)第1卷、《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版(2012年)第1卷、马列主义经典作家文库《共产党宣言》单行本(2014年)中收载的译文。三个版本所收中译文一致。

  [2] Marx-Engels-Werke, B. 4, Dietz Verlage Berlin, 1959, S.461. 1938年成仿吾、徐冰根据德文本译出《共产党宣言》。

  [3] 这是一卷本杜登词典的中译本《杜登德汉大词典》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对Gespentst的释义。一卷本杜登词典的基本释义同多卷本一致。

  [4] Marx et Engels, Manifeste du Parti communiste, éditions du Progrés, Moscou, 1971, p 33.

  [5] Marx Engels Collected Works, v. 6, Progress Publishers, Moscow, 1976, p. 481.《宣言》英文版是1920年陈望道本、1930年华岗本、1945年陈瘦石本、1947年乔冠华本的参考或底本。

  [6]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日〕幸德秋水、堺利彦译(底本为穆尔翻译的英文版),载于《平民新闻》1904年11月13日。见〔日〕劳动运动史研究会编:《明治社会主义史料集》(别册4)《周刊平民新闻》Ⅱ,明治文献资料刊行会1962年11月23日发行,第428页。日文版是《宣言》早期中译本和陈望道本的底本或重要参照。

  [7]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俄文第1版第5卷(1929年)和俄文第2版第4卷(1955年)所收《共产党宣言》俄译文均是这句话,字句没有变化。1943年博古依据俄译文校译《共产党宣言》。

  [8] 2014年底《共产党宣言》最新单行本的《编者引言》对《共产党宣言》重要中译本的情况作了系统说明。关于《共产党宣言》首句译法,可参看:马天俊:《对〈共产党宣言〉中国化的一点反思——Gespenst如何说汉语?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9年第1期;王学东:《<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话的几种译法》,《北京日报》2009年6月15日;杨金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源头一瞥———从〈共产党宣言〉重要语句的中文翻译说开去》,《党的文献》 2011 年第 6 期。本文这里所引各例出处,1949年以后的版本如文中所述;之前的版本,民鸣本参见《共产党宣言》(汉译纪年版),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版;其余参见范强鸣主编:《红色经典第一书:<共产党宣言>汉译图典》,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2年版。

  [9] “这一形象化的比喻在当时相当流行。马克思可能是受了《国家百科辞典》(阿尔托纳,1846年)中一则关于共产主义的词条的启发。”这是1986年另一个法文版《宣言》为首句加的脚注。见Marx et Engels, Manifeste du Parti communiste, Messidor, éditions socials, Paris, 1986, p 51.

  [10] Das Staatslexikon. Encyklop?die der s?mmtlichen Staatswissenschaften für alle St?nde. Herausgegeben von Carl von Rotteck und Carl Welcker. Dritter Band, Altona, 1846, Seite 290-291. 本材料承蒙德国学者Rolf Hecker教授惠赐,谨致谢忱。

  (作者单位:中央编译局)

相关文章:
专家名单(按姓名字母顺序排列)
编译系列

•  正高

柴方国 杜雪峰 郭勰 李铁军
刘冰 蒋明炜 刘亮 卿学民
沈红文 韦建桦 王丽丽 童孝华
王晓妮 夏静 徐燕霞 杨世均
尹汾海 章林 赵晶旸

•  副高

陈乐飞 曹青林 谢海静 杨东辉
于春伟

研究系列

•  正高

陈家刚 崔友平 戴隆斌 丁开杰
冯雷 郭伟伟 胡长栓 季正聚
贾高建 赖海榕 林进平 鲁路
彭萍萍 魏海生 郗卫东 徐向梅
杨雪冬 衣俊卿 俞晓秋 张文红
朱艳圣

•  副高

陈喜贵 陈雪莲 黄晓武 李百玲
李姿姿 刘承礼 刘仁胜 吕增奎
姚颖 张利军 郑颖